hello.snoopy

山里的素菜吃得内脏没了脾气。几天下来三餐都是燕麦粥和小咸菜,偶尔会有老面饼,面皮是小麦做的糙皮,跟南方的稻有些格格不入。
入夜了山上寒气重,进老板娘屋里喝暖粥,才发现她家里一年不间断在播佛经。三个女儿,大概三五岁大,都跪在佛像前跟着录音机念佛。不知道她们识不识得上面的字。

给师妹拍的毕业照
回了原生的母校,审视一番如今的自己

拍的时候我在想,这位大兄弟你能不能给力点,流掉馅儿出来?
他到最后也没答应。
大兄弟还告诉我,拍照不必太用力,和自然的样子相差越大,实际传达就越冰冷。
ummm,我先吃为敬。

拍不了星空,那就把星空吃掉

月初去了趟偏远的海边,看好了日子和天气,想拍一下自己的星空处女作,然而事与愿违,那天没有星星。
工作和生活都在闹市中,与风光大片无缘,既然如此,那就好好记录自己的lifestyle吧。